我是村醫 我在崗
時間: 2020-03-06 09:44:14 來源: 黑龍江日報

六團鎮雙龍村村醫王翠翠正在為村民測量體溫。顧佳 本報記者 董新英 攝

  踩著厚厚的積雪,背著沉重的藥箱,走街串戶。他們就是這樣,村衛生室里,時時守候;一個電話,又馬上到家。

  他們是村醫。

  發揮基層網底作用,在農村疫情防控戰場,他們是村醫,也是戰士。

  父老鄉親的健康“守門人”

  農村返鄉人員多,做好詳細登記,量體溫,詢問旅居史——這些工作,延壽縣六團鎮雙龍村村醫王翠翠春節前就開始做。“1月23日,鎮中心衛生院緊急傳達疫情,要求村醫做好疫情預防工作。”雙龍村有6個自然屯,跨度大,人口多,王翠翠克服物資短缺困難,配戴一次性口罩,為村民量體溫,返鄉人員是她的重點監控對象。勤洗手,多通風,這樣的話她說過無數遍。有一天,她得知2公里外山上有孩子從外地返鄉回來,她的心懸了起來,帶著體溫計和登記本又出發了。山路不好走,到達目的地已是夜幕降臨,仔細詢問并檢查返鄉人員身體后,又回到家中,叮囑村民每天做好自我監測。

  雙龍村貧困戶老年人居多,還有一些行動不便沒人照顧的老年人,在排查時,王翠翠會詢問每一戶的日常用藥情況。村民姚淑芬老人有兩個兒子,一個在綏芬河,一個在延壽沒有回來,老人平時血壓高,行動不便,上門測血壓、送藥品和生活必需品便成了王翠翠的一項惦記在心的工作。每次到老人家里,老人都會說:“孩子,真是辛苦你了,這大冷天的,總麻煩你。”王翠翠總是笑著對老人說:“兩位大哥都沒在您身邊,有什么事您就和我說,把我當閨女就行。”王翠翠35歲,疫情防控這段時間,熬紅了眼睛,但她從不說累。“我是村里2000多個父老鄉親的健康守門人,大家需要我、信任我,守護責無旁貸。”

  “大爺,有啥事您說話”

  “劉大爺,您出來一下,我幫您買的東西給您送來了。”延壽縣延河鎮延河村西崗屯劉福友家大門外,村醫陳世國大聲地喊著。劉福友是貧困五?;?,一個人養著一群狗,平時很少有人敢走近他家,可陳世國卻來了很多次。疫情防控期間,村里封屯封路,劉福友想到了“陳大夫”。

  “這是油,這是菜,這是粘豆包……”陳大夫把買的東西一一交到了劉大爺的手里。陳世國從2019年7月擔任延河村衛生室負責人,在這次疫情防控工作中,他主動和村黨支部書記請求排查有外歸人員的63戶家庭。他說這些外歸人員風險系數大,每天都要監測體溫,他是村醫,監測工作是他的職責。延河村雖然村大人多,但因為分工明確,卻是最早完成摸排任務的幾個村之一。

  加信鎮同德村村醫郭立偉干這個行當已經35年了。對于村里來說,腳步匆匆的郭立偉比120還快,總是隨叫隨到,治病賒賬,大家拿他不當外人。

  1月27日凌晨4點,郭立偉突然接到消息,一名從外地返鄉人員私自回家,二話不說和村支部書記曲宏雨、副書記郭寶虎冒雪前往,為返鄉人員測體溫做記錄。在村里簡陋的防疫卡點,面包和冰冷的礦泉水便是“戰備供給”。他說:“疫情不滅,就要一直堅持在崗。”

  “不讓疫情擴散累倒了也值得”

  延壽縣六團鎮富源村村醫許君德年近五旬,從大年初一開始,他每天連續工作十多個小時,天不亮就起床了,背著沉重的藥箱,給返鄉人員測體溫,一趟下來汗流浹背,腰酸背疼,有時候連水都來不及喝上一口。都說老許太累了,他總是笑著說:“身體苦點累點都不要緊,只要居民認真配合政府的行動,聽招呼,不添亂,盡量不出門,不讓疫情擴散,我就是累倒了也值得。”他說,春節前就想為年邁的父母做頓可口的飯菜,一直未能如愿,看來要等疫情結束之后補上了。

  44歲的姚素娟當了20多年村醫,在延壽縣青川鄉百合村,她白天排查完,晚上進行梳理,及時將掌握的數據上報。“當年剛剛參加工作不久的我,經歷了非典戰役,面對此次疫情防控,又想起了那個時候。17年過去了,年紀大了些,但當醫生的初心仍在,我會在村醫的崗位上站好崗,只為春風拂面,楊柳吐綠時,大家可以摘下口罩,走出家門,盡情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氣。”

  壽山鄉壽山村村醫李國英今年43歲,壽山村衛生室轄區人口3170人,10個自然屯,累計排查返鄉人員130人,入戶檢測,微信視頻和電話監控,作為移民村醫,她從不說累。

  延壽縣衛生健康局副局長姜永軍介紹,疫情發生以來,延壽縣衛生健康系統全體干部職工全員上崗,全縣176名鄉村醫生,年齡最大的69歲,他們充分發揮基層網底作用,對轄區內外地返鄉人員進行逐戶摸排,對村民個人防護和自我隔離進行詳細講解,在防護設備極其短缺的條件下,克服困難,發揮著衛生工作基石的作用。(作者:錢璽勇 董新英)

(責任編輯: 鄭超